10.0

2022-08-31发布:

A级毛片18免费现看《抗天传》

精彩内容:



《抗天傳》


正文 引子

   

    ('  蜀道難,難于上青天。

    是夜,一個中年漢子緩緩行來,他擡頭看了看天。自言自語道:「第叁道關要到了。」

    「兄台止步!」隨著叫聲跳下四條人影。

    「擋我者死,鼠輩出手吧!」中年漢子道。只見四名蒙面劍客默默站在那裏渾身顫抖,顯然正忍受著巨大痛苦。「兄台去吧。」左側蒙面劍客艱難地說道。

    「我帥雲峰得罪了!」中年漢子說罷,雙掌一擺,一股掌風沖向四人!

    「淩雲決!」四人驚叫著,四把劍劃向掌風。

    「秋風劍式?那你一定是『風皇』南宮浩天了。這幺說,那叁位一定是『北冥』、『西門』、『南宮』叁位老兄了。」

    四人被叫出名字,手下更是兇猛。

    「砰!」的一聲巨響,中年漢子踉跄地退了出來,左手掩胸,血剎那間染紅了青衣。

    「哈!哈!哈!我帥雲峰死在四大世家手下死得其所。十二年後,會有人問你們今天的答案。」

    說完一股血劍噴向四人!四人不及閃避,被噴一身,頭一看,中年漢子已經死了。

    「南宮兄,我們是不是錯了?我要找盟問問去。」

    轉眼間,蜀道又恢複了以往的寂靜……

    ')

    --

  
正文 第一章 、奇遇



    ('  苗疆大荒山雲霧谷。人迹罕至,谷底四季如春。

    一個白衣少婦忽然臉色大變,緊緊摟著一個五六歲的男孩哭泣起來。她就是「天香仙子」謝蘭香。

    「媽媽別哭!爸爸快來了。」謝蘭香把孩子拉到面前嚴肅地道:「寶寶,媽媽剛才利用『心有靈犀』大法查出你父親已被人害死了,你以後要替他報仇。」

    「媽媽,我帥抗天以後傾雲門全力進中原替我父親報仇。」小孩彷彿一瞬間成熟起來。

    「寶寶乖!」謝蘭香把小孩緊緊抱在懷裏……

    十年後,抗天這天無意中發現一座巨大天然彌勒佛像,左手下垂,右手卻半伸著,似乎手挽法訣。抗天爬到它手上,停了一會兒,心想何不再往上面看看。

    只見它頭部圓圓的,大有十丈左右,笑口大開,裏面卻是一個很大的石洞,鑽入洞中一看,只見洞內潔淨異常,洞的中央好似一只水盆,盆中卻有碧色的水一小半盆,用手指一探、奇冷無比。

    抗天心想,古書常載有奇巖異石中有所謂靈石仙乳,千古難逢,莫非就是這東西,待我嘗它一嘗。于是從袋中取出磁碗一只,舀了半碗,一氣飲下,只覺其涼震齒,此外也毫無異味。

    他裝了一瓶留給母親。盆內的水裝滿一瓶後,已所余無幾。

    一抹微風吹過,帶來一陣蘭香,石洞生幽蘭原非異事,抗天站起身來,向四周瞧了一瞧,洞的後面裂開一條石縫,縫內生有一株極大的朱蘭,上有紫果叁十六顆,每顆約有金錢橘那幺大,幽香撲鼻。

    抗天摘了一顆,嘗了一嘗,味略帶苦,但芬芳之氣沁人心脾,他一連吃了叁顆,將余下的摘了下來,心想,這東西最好把它裝在水瓶內,但水瓶己滿。

    他拔下配劍,取了一塊細質岩石,用寶劍將石頭雕成一只酒瓶,又刻成瓶塞一個,這樣費了不少工夫,才算大功告成。

    他把水倒在石瓶內,將水分作兩瓶,每一瓶裏放了蘭實十六枚。

    諸事完畢,靠在洞壁休息,發覺前面好像隱藏著一個石門,石門高約丈余,寬約五尺,抗天認不出是什幺石質製成。

    石門表面的石紋有如山水,渾然天成,很是美觀,與旁邊的石牆僅有細細的小縫,又細看石門的構造,果然在石門的中間右側有一個小洞,像是供作伸入門匙之物之用。

    他在四周和地上細細查看,不見有類似之物,忽然想起朱蘭旁有一石匙,忙把它拿來插進石洞用力一擰,果然聽到門後喀啦一聲,顯是門闩移開的聲音。

    他心中一喜,掌勁向內輕吐,石門在一陣刺耳的叽叽聲中緩緩開啓,開了半尺寬後,即側身閃進了內室,迎面卻襲來一股香氣……

    他有些納悶,開始觀察室內的景物。

    這書室極大,約有十丈見方,高約兩丈有余,牆邊都有櫥櫃,室內正中是一根方型石柱。

    抗天見室內有床、桌椅、幾台之物,室內雖然簡樸,但陳設之物卻琳琅而且完好如初,除了每物都覆有一層薄薄的塵灰之外,看來都無損壞,抗天不由得大奇。

    他再一細看桌櫃上擺設之物,又不由得笑出聲,原來這些物事多是交歡的陶瓷,並繪以彩圖,眉目鬚髮畢露,男女陶醉和歡悅的表情栩栩如生,這些陶模有大有小,各種姿勢簡直讓抗天面紅耳赤。

    他踱到床榻邊的書桌,見書桌上仍散開著一排竹簡,桌面上另有一本厚厚的書冊。

    他攤開書冊看了一眼,雖有塵灰,但仍依稀可見字迹:「……神魔記……妄加修煉墮魔勿怨。」

    抗天自從父親去世後便時時刻刻想著替父親報仇,因生就叁陰絕脈不能練武,便想著另闢蹊徑。

    打開後,發現裏面包含著武,醫,蔔,星,相,陣法,符錄等等。

    忽然,他感到一股燥熱,身體某個部位開始壯大……

    天兒出事了……謝蘭香放下手中針線急馳而去。

    「天兒!」謝蘭香只見抗天衣服已被汗水濕透,潔白的臉被慾火燒得蠟黃,看見她來作勢欲撲。她連忙制住其穴道,把脈一看,看來他中了春藥。

    謝蘭香呆呆地看著抗天,心理劇烈鬥爭。愛子真情必須救他,而道德倫理卻使她望而卻步……

    一番劇烈爭鬥使她毅然下定決心,慢慢脫掉自己衣服,甚少接觸陽光的白玉胴體立刻暴露在光天化日下,兩座堅挺、柔嫩的雙峰挺立著,渾圓乳房充滿勻稱的美感,淡粉紅色的乳暈嬌媚動人,微微挺立的乳頭誘人之極,平坦的小腹上鑲著迷人、小巧的肚臍眼兒,叫人看得血脈贲張……

    雙手更緊張的伸向亵褲,純潔的雪白亵褲終于被褪至膝上。

    在雪白的小腹下,有一片純黑色的迷人草叢,芳草萋萋之處著實令人怦然心動,令人恨不得馬上剝開草叢,一窺迷人靈魂的神秘之境,青蔥似的雪白修長雙腿與曲線優美、渾圓高挺的臀部,不論色澤、彈性,均美得不可方物……

    謝蘭香慢慢的走向抗天,顫抖地脫下抗天的衣物。十五歲的抗天肌肉健壯結實,極有魄力,全身像充滿爆發力一般。

    挺著一個熱氣騰騰的蕈狀肉棒,竟有六、七寸長,怒目橫睜,肉棒上青筋不斷跳動。謝蘭香直覺得又害怕又羞赧,連忙閉上了眼睛別過頭去,不敢再看。

    半晌才過頭來緊緊抱住天兒,玉手握住肉棒,引向微開的花瓣,兩腿夾在天兒腰際,雙腳微微用力……

    「啊!進來了!」謝蘭香雙眼流下晶瑩的淚珠,解開天兒的穴道。天兒受到慾望的刺激,下身猛的一插,謝蘭香忽然掙紮道:「痛啊……喔……痛……」天兒已被慾火燒昏了頭腦,只知道沖刺,沖刺,再沖刺!

    當天兒開始前後移動下體時,一種強烈戰慄感襲向謝蘭香,嫩穴被肉棒貫穿,陰道內被緊緊漲滿,在肉棒多次在下體內往返時,原來的激烈疼痛竟然慢慢減少,火熱粗壯的肉棒貫穿下腹,那股酥酥、癢癢、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使她出現挺身相就的沖動,一波波快感以下體爲中心擴散到全身,這已無關練功的心障,而是謝蘭香壓抑已久的原始性慾已經被挑起了。

    豐滿潤滑的玉體扭糖似的攝動,緊緊的貼著天兒的身體,現在謝蘭香腦中只有慾念,什幺端莊貞節、慈母形象都不管了,久蘊的騷媚浪態、淫蕩之性被引發不可收拾。

    她這時玉乳被揉得要破,桃源被插得魂失魄散,酸、甜、麻、痛集于一身,媚眼如絲橫飄,嬌聲淫叫,呼吸急喘。

    頸項、背脊間不時被輕輕愛撫,或者是在腋下軟肉上揉捏呵癢,偶爾會不小心的溜到豐臀上、股溝間造訪她的菊花蕾,最是叫謝蘭香慌亂失措。

    天兒努力的在謝蘭香花瓣抽送,謝蘭香不禁柳腰搖擺、挺直、收縮。天兒一面托起謝蘭香臀部繼續抽送,一面揉摸著謝蘭香的乳房,從這角度謝蘭香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私處、柔軟的陰毛和濕潤的花瓣,以及一只不斷進出自己花心內部的肉棒。

    親眼看見天兒肉棒抽插自己秘穴的激烈攻勢,謝蘭香心中的靈明理智有如風中殘燭,鼻中的哼聲逐漸轉爲口中的忘情叫聲。這時,房裏除了不停抽插的「噗嗤、噗嗤」的淫水聲,又加上了從謝蘭香口中傳出越來越大聲的淫叫聲:「啊!!不!!啊!!要來了!!天兒!!」

    謝蘭香用雙手緊抱天兒的頸項,熱情如火的纏著天兒做愛,以一雙抖顛的嬌乳磨著天兒健壯的胸膛,柳腰急速左右擺動,陰戶饑渴得上下猛擡,雪白的雙腿開到極限,再夾住天兒不放,粉嫩豐滿的玉臀,急擺急舞旋轉,配天兒猛烈攻勢,無不恰到好處,無盡無休,縱情馳樂。

    從兩人身上滴下的液體,不但包含了謝蘭香私處的蜜汁,還加上兩人辛勤工作飛灑出的汗水,及兩人嘴角不自禁滴下的唾液,流到了地上,在夜明珠的光暈下,妖異地閃閃發光。

    忽然,謝蘭香纖細度的嬌軀在天兒身上後仰,豐碩的乳房劇烈地顫動,全身一連串劇烈、不規則的抽搐,皓首頻搖,口中忘情的嬌呼:「啊!!啊!!好舒服!!要!!嗯!!要洩了!!」

    天兒只覺得陰莖周圍的數層嫩肉一陣強烈的痙攣抽搐,好似要把他整個擠乾似的,一陣從未有過的快感直沖腦門,便將身爲男孩蛻變成男人的證據,第一次的精液噴進了有著養育之恩,最敬愛的母親小穴深處,開始無力地壓在謝蘭香身上,他的肉棒間歇性地膨脹,每一次都有灼熱的液體在謝蘭香的子宮裏飛散!

    一陣陣的精液沖擊,也一次又一次的把她帶上高潮的巅峰,靈魂像是被撕成了無數塊,融入了火熱的太陽,再無彼此之分。

    謝蘭香和天兒經過了絕頂高潮後,整個人完全癱軟下來,沈沈睡去!!

    ')

  
正文 第二章 、心結

   
    ('  謝蘭香悠悠地醒來,發現天兒站在那裏,眼神呆滯地看著前方。謝蘭香顧不得全身酸痛站了起來。

    「天兒!」抗天的眼神彷彿從遙遠的天際來,如遭雷殛,腦內嗡地一響,連退數步,低吼道:「爲什幺?蒼天爲什幺這樣對我?!」

    「這不是真的,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不是人,是禽獸,我不是人……不是人啊!」

    抗天歇斯底裏的狂吼,眼前一黑,人也幾乎栽了下去。

    他像是被肢解,被淩遲,又像是靈魂被活生生地剝離軀體。

    這一刻,他腦海中呈現一片空白,什幺意念也沒有,全麻木了。俊面蒼白扭曲,失去了原形。

    太可怕了,也太殘酷了,母子相奸,兒子竟然與母親有染!

    謝蘭香站起身來踉跄地走過去。抗天厲聲道:「別靠近我!」

    謝蘭香緊閉的目中擠出了兩顆淚珠,口唇連連翕道:「天兒,這不是你的錯,這是上天的錯。你是我活下去唯一的希望。天哪!如果你要懲罰就懲罰我吧!。」

    「媽!」抗天撲到母親懷裏,母子倆抱頭痛哭。

    「看來必須打開天兒心理的死結,天兒才能歡樂的活下去。」謝蘭香一邊撫摸著抗天的頭一邊想著。

    「天兒,母子亂倫在中原皇室裏不算希奇。雖然我們是漢人,但是我們自從你爺爺起我們就在苗疆生活,到現在也算苗疆的人了,苗疆的習俗父死子娶也是正常的。何況漢人也有父死從子。」

    天兒怔怔地看著謝蘭香,眼中又恢複以前的光彩。母子倆就這樣呆呆地抱著。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力量能把他們分開……

    「啊!」謝蘭香一聲驚呼,並用奇怪的眼神瞅著天兒,兩頰迅速湧起兩朵紅雲。

    「怎幺了,媽?」

    「沒事。」謝蘭香低著頭慌亂地道。

    「噢!」天兒狐疑的看著母親,忽然感覺到身體某一部位正迅速壯大,抵在母親的神秘部位。

    「啊!」抗天看著母親嬌羞的模樣,感覺到一股慾火又一次在體內燃燒。

    「不行!」抗天咬緊牙關暗暗地說著。

    謝蘭香偷偷的瞥著這個與她曾經親密接觸過的兒子,看到抗天咬緊牙關滿頭大汗的樣子,心裏一驚,「是不是余毒還沒有清?」心裏暗暗的思量著。

    「哎!這個冤家。」謝蘭香櫻唇動吻上抗天的嘴唇,香舌動的伸進抗天嘴裏吸吮交纏,熱吻持續不停。

    良久,謝蘭香感到快喘不過氣來,才輕輕推開抗天,微微的喘息著。

    抗天輕輕推倒謝蘭香,從嘴唇吻到臉頰,再順著脖子吻著挺聳的雙峰,抗天把她的胸部當成了冰糖葫蘆一樣又舔又吸,偶爾還輕輕的齧咬淡紅色乳尖,逗得謝蘭香渾身酥軟,低喘嬌吟。

    依依不捨地離開她堅挺富彈性的乳房,吻到了謝蘭香平坦沒有半點多余脂肪的小腹,寫書法般用舌尖四處肆虐,突地舌尖陷入了一處凹陷,謝蘭香小巧的肚臍眼也劫數難逃。

    抗天放肆的舌尖舔得謝蘭香呵呵嬌笑:「……癢……癢……」抗天又再繼續往下探,謝蘭香身上最後的遮掩也被抗天脫了下來,深藏在烏黑草叢中神秘的花園,濃陰深處,芳草如茵,長滿了謝蘭香那豐滿的陰阜。

    抗天小心地分開遮掩在桃源洞口的芳草,然後輕輕地掰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但見紅唇微張,桃瓣欲綻,兩張肉壁微微張,正中間的那粒肥嫩的陰蒂,顔色紅嫩,鮮豔欲滴,還在微微顫動著。

    略一猶豫,抗天吻上了深黑色的草坪,用鼻子左右掃著淩亂的毛髮。謝蘭香緊緊的靠攏大腿,輕聲道:「不要……那裏……不行……髒……啊……」抗天略爲粗暴的分開雪白大腿,謝蘭香螓首一側,任其放手施爲。

    深藏不露的神秘花朵,經過方才抗天在她人身上一陣胡亂狂吻之後,泌出大量的蜜汁,微微閃爍濕潤的反光……

    抗天第一次這幺近觀察女性的身體,好奇的用手輕輕觸摸花瓣,謝蘭香隨即一擡下巴,千嬌媚地發出令人銷魂蝕骨的詠歎呻吟!

    「啊……嗯……」抗天手指感受著花瓣的濕潤,發現她們正漸漸變硬。在謝蘭香兩腿之間滑動的抗天,發現花瓣頂端的小珠最敏感,輕輕一碰,謝蘭香就哎聲歎氣,嬌喘噓噓。

    找到目標,抗天又吻了上去,用舌尖挑逗那珍珠,謝蘭香呻吟聲浪轉趨頻繁,音量也越來越高。手指沒有任何阻礙地進入洞穴內,開始四處摳挖!

    這時謝蘭香早已陷入狂亂,口鼻發出不知所雲的呼喊哼聲。再一番折騰之後,謝蘭香渾身一陣抖顫,肉壁急促的收縮,突然間尖叫一聲,全身隨即僵硬,強烈的高潮襲擊而來,全身顫抖不已,充滿快感余韻不斷的持續。

    抗天正想重施故技一指功,謝蘭香卻一把抓住他的手,眉目間滿含春情,輕聲道:「這次不要用手了……」

    領著抗天騎在她身上,用手引導肉棒對準目標,道:「天兒,要輕一點喔……」

    抗天兩手撐著床稍微挺腰,尖端已經進入洞口,慢慢地,抗天已經進入了一半,從小腹傳來一股沖動,不管叁七二十一,腰桿一挺,整支沒入洞穴中!

    謝蘭香痛得悶哼一聲,一陣痙攣,那雙美麗的大眼中流出了晶瑩的淚水,面色慘白,令抗天油然而生一股憐惜之情,抗天緊緊地摟住她熱烈地吻著:「媽,對不起,我太魯莽了,我忘了媽會痛的。」

    「傻孩子,媽被你整慘了,小穴好像被你戳裂了。」謝蘭香顫聲說道。

    抗天一聽,忙擡起上身,向他們兩人性具結的地方看去,只見謝蘭香那嬌嫩的花瓣被撐得向兩邊裂開,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脹得鼓鼓的,緊緊地箍著抗天的雞巴根。

    「媽,對不起,您教教我,現在該怎幺辦?」

    「你先輕輕抽送,慢慢摩擦,再吻我,摸我。」

    抗天依計而行,下面在輕輕地抽送摩擦,上面吻著謝蘭香的柔唇,吮著謝蘭香的香舌,中間撫著她的豐乳,尖尖的乳頭被揉得堅硬而挺立起來。謝蘭香又叫道:「啊!好漲……乖兒子……天兒……癢……癢死了……快……快點動……媽!!要你……」

    謝蘭香漸漸地扭動柳腰,擺動玉臀,迎送、閃、翻騰、扭擺,配抗天的動作,迎湊送。

    謝蘭香使出渾身解數,陰戶加緊了運動,一吸一吮,吞進吐出,抗天的龜頭感到像是被牙齒咬著似的。

    接著,謝蘭香的整個陰壁都活動了,一緊一鬆的自然收縮著,抗天渾身麻酥酥的,似萬蟻鑽動,熱血沸騰,如升雲端,飄飄欲仙。

    「媽……好舒服……我要洩了!!」

    謝蘭香跷起雙腿搭在抗天肩上,陰戶挺了上來,抗天用手擡著謝蘭香的玉臀,抽送的速度逐漸加快,每一次都深深的刺激著謝蘭香神秘之地。

    「好孩子……太舒服了……你真會幹親媽……」謝蘭香被一波波愉悅的快感沖擊著,開始忘情地宛轉嬌吟。抗天把速度增至極限,持續的動作著!

    「啊……啊……好兒子……媽不行了……停停吧……饒了媽吧……你要奸死你的親媽了……媽怕你了……你真要把媽弄上天了……」

    謝蘭香渾身一陣抖顫,肉壁急促的收縮,突然間尖叫一聲,全身隨即僵硬,強烈高潮的襲擊而來,全身顫抖不已,充滿快感余韻不斷的持續。

    抗天感覺洞穴內壁一陣蠕動,一股前所未有的沖動從小腹升起,一陣痙攣,忍不住射出了白稠的精液,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抗天癱軟地伏在謝蘭香的玉體上,謝蘭香舒展玉臂,緊緊地摟著抗天,撫著抗天的背,吻著抗天的唇,「終于解開了天兒的心結。」

    謝蘭香如願以償地吐了口氣,帶著滿足的微笑沈沈地睡去。

    慈祥、和藹、嬌豔、妩媚,風情萬種,儀態萬千。抗天癡癡地望著這位身爲他親生母親而又對他投懷送抱奉獻肉體的絕世佳人,不禁引起了無限的遐思绮念!!

    ')

  

正文 第叁章 、雲門

  

    ('  春去秋來,轉眼間兩年過去了。

    神秘的苗疆仍然春意正濃。牡丹正值盛開,璀璨如錦;芍葯爭輝鬥豔,益增繁華。是清明時節,「紙灰飛作白蝴蝶,淚血染成紅杜鵑」,是掃墓時衷感的名言。

    陡然間,雲門山莊外樂聲揚起,由遠而近,樂聲悲淒無比,聽得人心弦震動。

    隨著那樂聲的節奏,就見從入口處進來了八個素衣少女,手上白燭閃灼,金爐中煙霧缭繞,緩步而來。

    淒涼的樂聲越來越近,也更顯得哀傷。緊隨那八個素衣少女身後,又是四個素衣少女,排成一個方陣,擡著一個木案,案上白绫掩蓋,不知放著何物。

    再後面,是由二十四個素衣少女所組成的樂隊,她們似訓練有素,吹奏起來不亞于極善音律的高手。

    想是她們心中,都有著無比的悲苦,所以才吹出人間最悲哀的樂聲。

    這一隊莊嚴、肅穆、充滿著詭奇憂傷的行列,逕直走向莊內。那擡著木案的四個少女,迅快地把木案放下擺正,持燭捧護的少女,各自移動嬌軀,將燭、爐奉供在木案前面。

    「行禮!」一響高聲吆喝,如裂金石。

    頓時間,整個山莊黑鴉鴉的跪了一片,神態虔誠,恭敬異常。

    這時,樂聲倏住,只聽「咚咚咚」玉磬響了叁聲,大殿裏面又緩步出來了一個俊美的少年與一個美豔婦人。

    跪在前面的少女朗聲道:「雲門子,恭請宗上祭……」

    少年與婦人走到木案前面跪了下去,拜了叁拜。

    「禮畢!」少年站起來,掀開案上白绫,捧起靈位緩緩地走進大殿。

    大殿內,只見少年端坐在中間,婦人坐在左首。兩側分別站立十八名少女。少年目光四下環掃了一眼,清冷地道:「雲門第叁代宗,爲替我父濺雪血仇,決定叁天後進入中原。」

    「謹尊宗法谕,萬死不辭!」衆\人一口同聲地道。

    「銀衣六侍拜見抗天宗!拜見蘭香長老!」隨著聲音六位少女飛了進來。

    「你們的魅宗身法已經爐火純青了。」帥抗天道。

    「宗訓練有方。」六位少女齊聲道。

    「南宮使楚惜惜任務完成。」

    「北冥使白婉兒任務完成。」

    「西門使玉淩波任務完成。」

    「東方使梅豔雪任務完成。」

    「峨嵋使桃倩影任務完成。」

    「華山使冷雪娟任務完成。」

    「退下吧!……」

    夜間,宗房裏傳出陣陣似痛苦又似舒暢的輕哼呢響聲,循聲內行,又穿過了一片五折大雕花石屏風後,只見一片薄紗幔內的錦褥軟墊足有兩丈長寬,而軟褥之上,正有一具全身玲珑突顯,如柔玉雕琢而成的赤裸女子,全身香汗淋漓,瞇眼喘息,貝齒輕咬朱唇,身軀微仰的跨坐在一位雄偉壯實的少年胯間,玉臀正有如磨盤般不停扭動著。

    「媽!你且歇會吧!」

    「嗯……天兒……可是人家……已經……忍半年了……啊!啊……又……又來了……」

    不到片刻,只見她美目大睜小嘴微張的哼叫不止,全身有如狂奔怒馬般的狂急挺坐扭搖,接著全身顫抖不止的猛然下坐緊頂,玉臀扭搖更劇的旋扭數十後,終于尖叫數聲,全身鬆軟地趴伏在抗天身上輕顫不止。

    「媽!《神魔傳》我已經融會貫通了。」

    抗天心知她玉液狂洩四度,再也不能續貪享樂了,否則元陰大虧有傷氣機,因此溫柔的摟著她側躺哄語將她送入夢鄉,才輕扯紗慢旁的一條絲繩。

    不多時,只見銀衣六侍中的楚惜惜和白婉兒身披紗衣,手捧著盆水衣物進入幔內,輕柔的爲公子母清理身軀汗漬淫露。

    爾後,兩女在公子的示意下羞笑心悅的一一褪除身上的紗衣,楚惜惜和白婉兒六九式地躺下,白婉兒在下,楚惜惜雙腿分開雙腿採取狗爬的姿勢在上。

    楚惜惜的臉埋進白婉兒雪白的大腿之間,吻著她的肉洞,白婉兒發出少女般滿足的呻吟。

    白婉兒濕淋淋的花瓣受到楚惜惜的激烈挑逗,兩位美女的雙唇開始互相接吻,各自吐出蕩人的哼聲……

    白婉兒的小嘴唇吐出粉紅色的舌尖,輕舐楚惜惜細膩的粉頸,在楚惜惜的豐滿乳房、乳暈上畫著圈子,楚惜惜玩弄著白婉兒雪嫩的玉臀,將中指插入白婉兒的肉洞蕾裏,同時瞪大眼睛嬌媚地看著抗天的反應。楚惜惜用舌頭纏繞著白婉兒的舌尖,進進出出,互相吸吮,感到彼此的唾液融化在一起,楚惜惜妖媚地把豐滿的乳房壓在白婉兒的乳房上揉搓。

    白婉兒的臉頰越來越紅潤,用綢緞般肌膚與豐滿乳房挑逗著楚惜惜然,兩人開始熱吻,同時狂熱的互相摩擦著彼此的裸體,花瓣肉洞裏的嫩肉強烈的收縮,互相緊緊纏繞著對方的纖細手指。

    楚惜惜聲聲激昂的嬌喘著,白婉兒用靈活的舌頭帶著許多唾液送入楚惜惜的嘴裏,楚惜惜吞下時還發出誘惑蕩人的哼聲,表示內心的高興。

    楚惜惜扭動嬌豔裸體,白玉般的膝頭淫蕩的頂在白婉兒的肉洞上,白婉兒也用自己的柔滑大腿在楚惜惜的陰唇上摩擦,豐滿的乳房也向楚惜惜的乳房壓去。

    楚惜惜、白婉兒纖細的手指互相插入對方的花瓣肉洞中,不斷抽插著,互相愛撫著……

    楚惜惜的舌頭舔著白婉兒的花瓣,白婉兒如仙樂般的呻吟聲不斷地傳來,此時抗天的肉棒肆無忌憚地噗吱一聲,插入楚惜惜的肉洞深處,就在白婉兒的臉上從後面插入楚惜惜的肉洞中。

    白婉兒看著抗天的肉棒在楚惜惜的肉洞進出不停,發出陣陣聲響,楚惜惜呻吟幾聲後洩出陰精,淫液散布在抗天的肉棒上,更沿著兩條大腿緩緩流下。

    瞬間,楚惜惜的肉洞噗吱一聲,在白婉兒的臉旁爆炸了,白婉兒的臉上流滿了楚惜惜的蜜汁。

    此時,楚惜惜的肉洞在抗天的瘋狂攻擊下,彷彿要爆炸般的急速收縮,享受著被抽插的快感,肉洞感到充實的美味,很快的便攀上頂峰。愛液隨著抗天的肉棒的抽插飛濺開來,滴在白婉兒的臉上,白婉兒不勝嬌羞,不好意思見到這淫蕩的一幕。

    楚惜惜快樂的呻吟著,抗天的精液猛烈地噴射,一半精液射進楚惜惜的肉洞裏,一半精液射在白婉兒的臉上,白婉兒的臉頰和雙唇上流滿了抗天的精液和楚惜惜的淫液。

    白婉兒的嘴唇貼在楚惜惜的陰唇上,嘴巴堵住楚惜惜的肉洞,吸取抗天射在楚惜惜的肉洞裏的精液和楚惜惜的淫液。白婉兒吸盡楚惜惜肉洞裏的汁液,楚惜惜又一次高潮後昏迷過去。

    白婉兒又將抗天的肉棒含入嘴裏,舔盡楚惜惜遺在抗天肉棒上的蜜汁……

    于是,又逐漸響起了陣陣蕩人心弦的旖旎輕哼燕語低呼顫叫聲,且時可聽見狂歡的顫叫尖呼聲充溢房室中,約莫兩個時辰即將天色放亮時尚未曾靜止。

    尤其是在首戰敗陣入睡的謝蘭香被陣陣狂哼尖叫聲驚醒,美目睜望兩侍與愛子的肉搏戰後,續又淫心大動,禁不住的再度上場厮殺,使樓內充滿淫慾盎然欲罷不能的狂亂景色……

    ')

   
正文 第四章 、陰謀

  
    ('  雲門山莊後院,一座六丈寬、叁層高的樓宇,樓內透著柔和的白芒,僅止于各門、窗,並不外湧。

    樓內木雕桌、椅、幾、榻、櫥、櫃,俱都潔淨無塵,似乎柔和白芒阻隔了塵埃濃霧進入樓內。

    大堂內正中乃是空無一物的石地,但在兩側各有五張矮幾,正前方也有橫列的五張矮幾,再後方則是一張寬長矮幾,而兩方如八字各有一張長矮幾。後方牆上則是一幅陰雕高闊城樓之景,恍如是在朦朦霧氣中的虛幻城樓一股。

    兩側廊道中各一石階梯通達上層兩廂,左廂乃是空蕩的房室,右側廂房則是一間有桌、椅、矮幾、蒲團的大書房。再經由兩側梯道通至頂層。

    左右兩照皆是幽雅恬靜的內外兩間起居室及臥室,但皆無桌椅,僅由矮幾、毛毯、軟墊、被褥組成的溫室。

    兩廂正中另有一間較大的房室,但此時內裏竟是玉腿和裸軀橫袒,各個皆是香汗淋漓紅霞未褪,黑白相間的胯間淫露淋漓,嬌慵倦懶的熟睡未醒。

    此時,在樓閣正前方的大殿另一端,「宗」帥抗天正負手信步的緩行著,擡頭仰望天空默思片刻,才雙眉略皺,喃喃說著:「哼!父親,孩兒兩日後就要進入中原了,請父親在天之靈保佑孩兒早日報得血海深仇。」

    「宗該到演武場去了。」

    原本轉身行返樓閣時,聞聲身形突然一頓,悠閑地踱向武場,兩叁步後身形已然不見。這時一個素衣少女呆呆地望著逝去的身影,半晌後搖了搖頭,嘴裏自言自語道:「不對,宗明明不會武功,但爲什幺走得這幺快?明明只走了叁步啊!。」

    搖了搖頭後身形直起沖向演武場。

    只見帥抗天端坐在中央的大椅上,謝蘭香嬌軀側坐在左側,銀衣六侍恭立在旁邊。

    廣場上已經擠滿了一群嬌媚如花的素衣少女。昨日祭的那名少女穿著金衣走上前來朗聲道:「稟宗,瑤姬第六卷 已經圓滿成功。銀衣六侍也已經修煉到第五卷,其余姐妹因資質不等,也已經練到第四卷五章到六章不等。」

    「好!諸位還有什幺問題?」帥抗天道。

    「宗,東海劍派有異動,他們也像是要進入中原。」宇文瑤姬道。

    「我們與東海劍派並不沖突,可以暫時放在一邊。倒是幽冥教應該注意,以防她們趁火打劫。」

    帥抗天沈思道。「《馭天決》的消息發出去了嗎?」帥抗天問道。

    「宗,這會造成中原武林一片血海,請宗叁思。」

    「你敢抗命不成?」帥抗天怒道。

    宇文瑤姬連忙跪下,顫聲道:「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一雙明眸卻偷偷地瞥向謝蘭香。

    「天兒!我們找四大世家就得了,不要再牽扯無辜的……」

    「媽,當初父親就死在中原武林,卻沒有一個人替他求情。當初要不是父親爲我上中原取藥,也不會慘遭毒手,這個仇我要他們用血來償。」

    抗天打斷謝蘭香的話憤聲道。

    金陵南宮世家。

    威震武林的「風皇」南宮浩天正端坐在大廳裏悠閑地品著茶。

    「老爺!」一個家丁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什幺事?」南宮浩天眉頭一皺問道。

    當看到家丁手裏拿著黑色的拜帖,不禁一怔。

    武林中黑色的拜帖代表著仇。是誰敢向「南宮世家」仇?啊!轉眼間十二年了,他彷彿又聽見帥雲峰臨死前的狂笑……

    「老爺。」家丁打斷了南宮浩天的憶。

    「通知所有人莊,不準擅自行動。」聽到南宮浩天的吩咐,家丁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當,當……」莊內聽到這不常的十二響鍾聲,匆忙地放下手中的活向廣場跑去。

    蒙面人眼裏射出藏也藏不住的熊熊慾火,怔望著這個女人身上最神秘的地帶不放。

    那個女人嬌頰豔紅,櫻唇微開,口中嬌呼道:「好人,你還在等什幺?還不來?」

    蒙面人笑道:「誰會想到峨嵋掌門原來是一個蕩婦。」

    卻沒有真翻身上馬,只是雙手毫不客氣的在她的雙峰上、小腹上、大腿上,還有那最令人消魂的地方,展開、摸撫……

    峨嵋掌門慧心全身最敏感的地帶,均被蒙面人以催情手法揉捏摸弄,使她全身如電似的,酥、麻、酸、癢是五味俱全,那種感覺美則美矣,苦亦苦不堪言,只不過片刻,已是嬌喘籲籲,哀聲求饒道:「好人,別再折磨我了,你……你就快來吧!」

    見到這黑白兩道尊敬的超級高手在自己的挑情手段下嬌喘婉轉,蒙面人心中升起無限的征服快感,深吸一口氣,雙膝分入慧心的雙腿內,用兩手支撐著身子,將火辣辣的肉棒送入水汪汪的桃源洞口!

    「嗯哼!啊哈!頂到底了!」

    慧心發出不知是歡喜或痛苦的嬌哼,曲起兩條雪白的雙腿,分得開開的,似在鼓勵對方的長驅直入。由蜜穴傳來的緊箍舒暢感覺,讓蒙面人不自由的加快了沖刺的動作,嬌美的豪乳和雪白的豐臀不住晃動,形成一幅冶豔淫蕩的圖畫。

    「哼哼……哈……快一點……啊!啊……大力一點……」

    蒙面人忽然把慧心的雙腿高擡起來,架在自己肩上,同時加快沖刺的動作,每一下都直根沒入,讓後者被搞得香汗淋漓、呼天喊地。

    「啊……好舒服……太深了……啊……好人……你真是……太勇猛了……我……我要溶化了……」

    慧心口中淫聲不絕,身體也不閑著,柳腰似蛇,豐臀如浪,或左右搖擺,或上下迎送,穴口抽縮,極力迎。

    「哼……啊……好人……你還沒來嗎?……我快不行了……」

    蒙面人背脊一陣酥麻,舒暢感像電流一般由下體直傳腦部,喉間發出如野獸般的低吼。「哼!啊啊!我來了!」慧心被下體傳來的滾燙快感惹得放聲高叫:「啊啊啊!我也來了!美死了!」兩人互相摟抱,同時達到頂點的高潮。

    事畢之後,蒙面人略帶疲倦的轉過身,從剛才讓他意亂情迷的雪白肉體上滑落下來,「我讓你去辦的事怎幺樣了!」

    「放心吧!我已經通知其余叁大世家趕往南宮世家。」

    同一時間,「北冥」、「西門」、「東方」叁大世家的人馬已經浩浩蕩蕩地趕向南宮世家。

    《馭天決》在杭州出現,《馭天決》在黃山出現,《馭天決》在金陵出現,得手者是「風皇」南宮浩天的兒子「南龍」南宮雷與「冀北一燕」蕭紅。

    腥風血雨從杭州、黃山一直到金陵。

    人們爲爭奪《馭天決》搞得父子相疑,手足師徒相殘。

    悅來客棧。

    四名黑衣人叁前一後走了出來,閉著眼睛的「冀北一燕」蕭紅靜靜躺在床上,看樣子是失去了意識。

    前面叁人分持刀、劍和一對鐵筆,在南宮雷周圍成品字形包圍著,後面那人斜背著一對南宮雷從沒有看過的兵器,像是一對彎曲的劍,氣定神閑彷彿局外人。

    「南宮雷!把《馭天決》交出來!」

    「從我屍體上拿走吧!」南宮雷說罷,一抖手腕,「秋風劍式」向四人劃去!

    攻勢由那把劍首先發動,帶著嗤嗤風聲正面刺向南宮雷咽喉,左面一對鐵筆化出一片黑幕,招招對準了南宮雷右半身各個大穴,右側鋼刀泛起寒芒橫切過去,看似一招就要讓南宮雷開腸破肚,余下那人從上面劃下。

    南宮雷忽然駝起背迎向那對鐵筆,那人雖然吃驚,但仍然其勢不變,鐵筆結結實實打在南宮雷的背上,卻讓南宮雷巧妙的避開了背心大穴,只是仍重重挨了一記。

    一咬舌尖,張口向著那使劍的人噴出一片血霧,那人視線受阻,致命的攻擊變成了無意義的動作,而南宮雷終于找到機會單獨對付那把刀。側身避過刀鋒,南宮雷右腳高高踢出,利刃般由右下踢上:「風刃!」

    退了一步,那使刀者一刀斜劃南宮雷左腳。南宮雷踏在那人刀上,瞬間欺近那人身邊,左腳一踏,斷了他持刀的手腕,反手奪下墜落的長刀,身傲然而立。從選擇硬挨一記開始,南宮雷整個動作完全一氣呵成,有如風捲殘雲,轉瞬間已消失,快得令人甚至還來不及感到心驚。!

    四人馬上重組攻勢,那斷了一腕的人兩手大張,直直向著南宮雷沖了過去,拚死也要阻一阻南宮雷的刀,其余兩人緊跟在後。刀光亂閃,南宮雷只踏前了一步,身後卻多了四具失去了生命的屍體。

    「嗯!!?啊!」蕭紅甫一睜開眼睛,便看到正在凝視自己的南宮雷。

    「哈!看樣子咱們的睡美人終于醒了。」

    蕭紅輕輕嗯了一聲,算是答。雙手往後撐在床上,兩抹紅暈飛上她的雙頰。南宮雷伸出雙手,輕輕將她拉到懷裏,蕭紅滿足地嗯了一聲。

    南宮雷忽地一倒,就這樣抱著她,兩人死命的吻著對方。

    良久,蕭紅感到快喘不過氣來才輕輕推開南宮雷,微微的喘息著。看到南宮雷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俏臉一紅,站了起來走到床邊,輕輕地道:「仔細的看好。」

    開始慢慢地脫下身上衣物。當她緩緩彎下腰脫去身上最後的遮蔽時,南宮雷大大的吞了一口險些流了出來的口水。

    蕭紅完美無暇的讓人感歎的雪白嬌軀,赤裸裸的呈現在南宮雷眼前。蕭紅仔細地看著南宮雷的反應,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南宮雷讚美道:「紅,你實在是有夠漂亮的。」蕭紅嫣然一笑,輕輕地到床上,開始幫南宮雷脫衣服,叁兩下南宮雷就光溜溜了。

    兩人面對面坐著,蕭紅第一次看到男性的那話兒,不禁心裏有點緊張:「怎幺會這幺……」好奇地伸出纖纖玉手,輕輕的碰了一下。

    南宮雷觸電似的一抖,蕭紅看到南宮雷一副舒服的樣子,大膽的握住了南宮雷的似鐵肉棒,輕輕的搓動著。南宮雷看著蕭紅羞紅的俏臉,頭一伸,四片唇再度緊密接……

    南宮雷輕輕推倒蕭紅,雙手一邊一個,輕柔的揉捏著蕭紅挺拔的雙峰,順著乳房的弧度,由下往上托起了雪白玉峰。

    因爲南宮雷的刺激,淡紅色的乳尖漸漸硬了起來。下身傳來陣陣快感,南宮雷忘情的猛然用力,蕭紅悶聲一哼,痛苦和舒服各半。

    南宮雷轉移陣地,離開蕭紅櫻唇,吻上右邊乳峰,右手滑到蕭紅的黑色叁角洲,輕輕一探洞口,花朵早已含苞待放,濕濕淋淋。蕭紅一把抓住他的手,眉目間滿含春情,領著南宮雷趴在她身上,用手引導肉棒對準目標,道:「雷,要輕一點喔!!」

    南宮雷兩手撐著床,稍微挺腰,尖端已經進入洞口,看著蕭紅閉上眼微微皺眉,停了一下,等到她眉頭一舒才再繼續深入。慢慢地,南宮雷已經進入了一半,從小腹傳來一股沖動,不管叁七二十一,腰桿一挺,整支沒入洞穴中,蕭紅痛得悶哼一聲。

    南宮雷聽到這完全是痛苦的哼聲,停下了動作,蕭紅咬牙切齒苦苦忍受著撕裂般的疼痛,看到蕭紅痛苦的樣子,南宮雷不敢再動。

    等了一下子,蕭紅感覺痛楚不再像剛才那幺強烈,輕聲道:「雷,現在你可以試著動一動!……」

    南宮雷用最緩慢的速度慢慢退了出來,再用同樣緩慢的速度慢慢插入,不斷反覆。蕭紅感覺私處傳來陣陣快感,越來越強烈,些微的痛楚早已忘卻,牙齒緊咬著下唇,忍耐著不發出聲音。

    南宮雷抽送的速度逐漸加快,每一次都深深的刺激著蕭紅處女之地。蕭紅被一波波愉悅的快感沖擊著,顧不得身在客棧,開始忘情地宛轉嬌吟。

    南宮雷把速度增至極限,持續的動作著,蕭紅一陣哆嗦,嘴裏含糊的叫著,雙手緊抱著南宮雷,達到了高潮。南宮雷感覺洞穴內壁一陣蠕動,一股前所未有的沖動從小腹升起,一陣痙攣,忍不住射出了白稠的精液……

    兩人氣喘噓噓的躺臥床上,南宮雷左手撐著頭,看著閉目味高潮滋味的蕭紅的絕色容顔,想到自己是多幺的幸運,在她臉頰上輕輕一吻。

    蕭紅睜開眼睛,俏麗的臉龐帶著暧昧微笑,問道:「怎幺樣?」

    南宮雷深深的一吻櫻唇代替了答:「剛收到家裏飛鴿傳書,我們要連夜趕家裏。」南宮雷又深深的一吻櫻唇道。

    ')

  
正文 第五章 、複仇

  
    ('  一隊馬陣,滾滾而來!樂聲悠揚裏,馬蹄聲雷動!說話之間──鼓钹齊鳴,蕭笛奏,招搖而來!

    只見,爲首乃是十六人騎隊,每列八名素衣少女,端坐雕鞍!

    其後乃是叁乘馬車,各以八匹轅馬拖拉,轅馬纓絡流蘇,嬰兒紅的寶石不知凡幾,裝飾之華麗,不亞于禦騎!

    這還不奇,奇的是這些匹馬,皆是幹中選一的神品,人卻當轅馬用,其闊綽可見一般了,人世之富貴已至極端!

    「宗!淩波不行了!叫雪姊來吧!」

    只見一聲哨響,這群奇怪的隊伍忽然停下,爲首的少女頭道:「宗,前面有一個受傷的人倒在路上,請指示!」

    第一輛馬車下來一個少女滿面羞紅的走了過去。

    「媽媽!爸爸!鳴……鳴……」

    「小妹妹,不要怕做噩夢了嗎?」

    「姐姐!爸爸媽媽都讓壞人給殺了!那幺多人欺侮我,我好害怕……鳴……鳴……」

    謝蘭香任她發洩心中的恐懼和不安,只是不停的輕聲安慰,心想這小小女子,獨自在江湖上任人欺淩,這擔驚受怕的日子也確是夠她受了,心下也不禁淒然。

    謝蘭香待她哭聲漸停,于是道:「小妹子你叫什幺名字?你叫我阿姨吧!你父母是誰?怎幺死的?」

    小女孩仰起淚水迷濛的雙眼,看著謝蘭香,怯怯的道:「阿姨,我叫林霜,你叫我霜兒吧!媽媽、爸爸都這樣喊我。媽媽、爸爸不知叫什幺,爸爸有一天撿了一本叫《馭天決》的書,後來有很多人找他要,爸爸把我偷偷地藏起來然後……」

    謝蘭香輕扶著霜兒道:「霜兒!你以後就跟著我吧!」

    抗天日走不到二、叁十裏,日走不到二、叁十裏,沿路盡找一些奇怪冷僻卻又風景秀麗之處逗留,如無宿店,就于荒郊野外在馬車上將就,叁輛馬車,如同叁間流動臥房,倒也方便可用,衆\女自是心滿意足。

    霜兒隨著衆\人,只見她蹦蹦跳跳,滿心喜悅,笑聲從未停過,衆\女都對她喜歡得不得了,她小嘴又是極甜,霜兒像與抗天極爲投緣時時粘著他,弄得衆\女又憐又惱。

    抗天因她父母間接死在他手懷著負疚心裏,對她有如親妹妹一樣。

    九九重陽,是踏青時日在金陵名勝之處正多,如雨花台,富貴山、北極閣、九華山、鼓樓、五台山、馬鞍山、清涼山、莫愁湖、玄武湖等地,處處遊客如鲫、寺、觀、庵、廟之中香火鼎盛。

    金陵城外正是天下聞名的「南宮世家」這夜,南宮世家外月色溶溶的大道上樹上隱著兩條身影,一人道:「雷哥,人相當多,大概是什幺秘密宗派。公公讓咱們不要出莊!」另一身影說道。

    「紅妹,不會有什幺事的他們上南宮世家有什幺事?老爺子最近有些緊張「南龍」與「冀北一燕」也不是無名之輩大不了我們讓路就是了!」

    原來兩人就是「南龍」南宮雷與「冀北一燕」蕭紅。

    只見一聲哨響,這群奇怪的隊伍忽然停下,爲首的少女頭走到第一輛馬車前低聲道:「宗,前面有樹上有兩個人!是否擒下?」

    「是!」少女匆匆離去。

    「人以帶到是南宮家的「南龍」南宮雷與「冀北一燕」蕭紅。

    「倩影去把她們殺了!送南宮世家。」

    「哥,饒了他們吧!」抗天沈默半晌,手輕輕一揮道:「告訴南宮浩天,明日午時一戰。」

    午時,南宮世家,「風皇」南宮浩天四人正坐在大廳裏。

    「大哥!就這幺辦吧!」坐在下首的「火皇東方炎道。南宮浩天叁人點了點頭。

    「峨嵋掌門慧心師太與武盟盟趙逸飛到!」

    「哼!正終于來了!」

    「哈哈哈,逸飛兄別來無恙?師太功力日見精純。」

    「浩天兄、轅兄、震兄、炎兄別來無恙?小來晚一步忘請贖罪!」

    「老爺!帥宗已到莊外。」一個家丁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莊外,「風皇」南宮浩天、「冥皇」北冥轅、「翼皇」西門震、「火皇」東方炎、峨嵋掌門慧心師太、武盟盟趙逸飛、武當掌門一清道長、少林掌門明性大師等走了出來。

    只見雲門宗帥抗天領著一個小女孩站在那裏,謝蘭香站在旁邊。後面是金衣侍宇文瑤姬銀衣六侍等……四周已擠滿了武林人士。

    帥抗天見到南宮浩天兩步走了上去。

    南宮浩天豹目異彩一閃道:「縮地成寸,好!」

    「南宮莊,我的來意已經說明是戰是認?」帥抗天道。

    「宗,南宮浩天四人等了十二年,也痛了十二年,請少安毋躁南宮浩天會給宗一個交代。」

    「把雲峰宗的骨灰送上來。」南宮浩天道。

    南宮雷與蕭紅一身素衣執晚輩禮手捧骨灰交到抗天手中。

    「南宮浩天四人十二年來一直查證當時情形,十二年前浩天四人接到手書,說幽冥教進入中原。當時一清道長守第一關,明性大師守第二關,我兄四人守第叁關,事發後我兄四人發覺事情不對找到道長他們一商量才覺受騙,隨後我們六人分頭查證。道長你怎幺說?」南宮浩天道。

    這時,天上飄下許多身影,爲首兩女其中一女道道:「幽冥教與東海劍派是來幫助宗。我是幽冥教總護法沅如綿,她是東海劍派右使郭霓裳奉命前來。」

    「替我謝謝桑教與郁掌門,雲門家事自有雲門不必勞煩!」

    抗天說完對著中原群雄道:「今日乃雲門家事,誰有不服請找雲門!」

    「哼!」隨著哼聲八道人影撲了上來。「瑤姬!殺無赦!」

    「平!平!……」八道人影掉了下來。

    「天!橫行天山的天山八魔竟然接不下一照。武林人議論紛紛卻沒一人輕舉妄動。

    沅如綿與郭霓裳俏臉一變,忍了下來道:「宗是否長駐中原?」

    「哈哈哈!事畢後返苗疆。請桑教與郁掌門放心」抗天大笑道。

    「希望宗遵守諾言。幽冥教與東海劍派傾全力幫助宗。」沅如綿與郭霓裳歡聲道。

    「浩天施說的對!我與明性大師以證實了當時所想。」

    「炎第我們動手!」

    「風皇」南宮浩天與武當掌門一清道長等六人竟向峨嵋掌門慧心師太、武盟盟趙逸飛撲去。一聲悶喝,峨嵋掌門慧心師太、武盟盟趙逸飛由于事出意外,被南宮浩天與東方炎抓住。

    「宗,當年慧心師太與雲峰宗因愛生恨,便與趙逸飛勾結爲奸。南宮浩天築成大錯悔之晚矣,望宗看在南宮浩天份上不要爲難南宮世家中原同道。宗報仇心切可以理解但利用一本《馭天決》造成中原武林死傷無數卻太過毒辣。」

    南宮浩天說畢舉起右掌拍向天靈蓋。

    「外公!」意外的是霜兒竟撲向南宮浩天。

    「霜兒!」南宮浩天與抗天、謝蘭香同時驚呼!

    南宮浩天摟著霜兒不禁老淚縱橫。

    「哥哥,我恨你!」霜兒躲在南宮浩天懷裏對著抗天道。

    「媽,你怎幺說?」抗天看著這個曾經付出真感情的霜兒問道。

    「天兒!」謝蘭香心痛地看著這個亦夫亦子的男人道:「天兒做吧!」

    抗天複雜的看霜兒,她小小年紀變已失去父母,自己忍心讓她失去這最後的親人嗎?目光一轉呆呆地看著白髮蒼蒼的南宮浩天、北冥轅他們。

    時間彷彿停止了,久久,抗天擡頭仰天低聲朗聲道:「父親在天之靈孩兒不肖。」沖著武林人朗聲道:「《馭天決》的事是我幹的。想報仇就上來吧!」

    低頭轉身沖著南宮浩天道:「雲門第叁代宗在此立誓,除非鐵樹開花,雲門上下永不在入中原。若爲此誓有如此劍。」

    說罷一精鋼寶劍就此折斷。抗天看著手中斷劍轉身走去。

    夕陽斜照,在抗天背後拉成一條長長的影子。

    「呀!」一聲驚叫。只見抗天一頭黑髮瞬間變成白髮。白髮、白衣、蒼白的臉。

    「劍已斷,夢已殘,是非成敗皆已空!」

    霜兒注視著曾經在最危難時給她關懷的背影嘴角動了一下卻沒發出任何聲音……

    ')

   
正文 第六章 、驅狼

   
    ('  五台山。

    屋宇相連,黃牆碧瓦。

    日幕時分,铛!铛!铛!叁聲巨響。鍾聲高昂尖銳。

    廣場上,人影憧憧。數位和尚凝立四周。只見修竹青松道上走來十八名黃袍僧人,擁著四位和尚與一個比丘尼。

    正當掌門天慧子要詢問情況時,「嗖!」的一聲,從寺外慢慢飄來,比丘女尼天雲子跨前一步,「哼!」一聲悶喝天雲子身形一晃,嘴角溢出一道殷紅。

    天慧子四人不禁駭然,要知道天雲子以是武林一流高手竟接不下一個拜帖。天慧子手扶天雲子背部運功一震接過拜帖。

    「謝謝掌門師兄」只見拜帖上寫著:「幻海盟盟于十天後在巫山神女峰恭候掌門。」

    同一時間,武林上各六大門派、丐幫、排教、四大世家都接到同一拜帖。有的一笑擲之,有的神情凝重。

    八月十五,中秋月圓,巫山神女峰,人影攢動。

    雖然此事極爲機密,但仍如水中投石一樣迅速傳開。武林人士耐于六大門派、丐幫等嚴令只在山下觀看。有好事者冒與天下爲敵的危險悄悄深入。

    「砰」的一聲巨響,只見四道人影向神女峰掠去。

    「一清道長!浩天四人來晚一步。」只見一清道長等八個人盤坐在地上。

    一清道長顫抖地黯然道:「我們敗在兩個黑衣女施手下。武林又要淪入魔手了。」

    「江湖人士一律不準攜帶武器,有仇殺者到天山分舵。幻海盟。」

    「少林封山」「武當封山」

    ……

    巫山與會者全部封山這個震撼人心的消息像旋風一樣刮過,人們不竟驚疑萬分。「幻海盟是什幺來頭?」

    杭州城門上挂著叁具屍首,旁邊用白布寫著:「武者戒!萬流叁魔不遵幻海戒令殺無赦!!!」

    城外萬柳莊。

    前院左廂裏傳來一陣驚心動魄的聲音刀疤臉正在一個少女身上大起大落,深吸一口氣,雙膝分入小紅的雙腿內,用兩手支撐著身子,將火辣辣的肉棒送入水汪汪的桃源洞口。

    「嗯哼!啊哈!頂到底了!」

    小紅髮出不知是歡喜或痛苦的嬌哼,曲起兩條雪白的雙腿,分得開開的,似在鼓勵對方的長驅直入。

    由蜜穴傳來的緊箍舒暢感覺,讓刀疤臉不自由的加快了沖刺的動作,嬌美的豪乳,和雪白的豐臀不住晃動,形成一幅冶豔淫蕩的圖畫。

    「哼哼……哈哈……快一點……啊啊……大力一點……」

    刀疤臉忽然把小紅的雙腿高擡起來,架在自己肩上,同時加快沖刺的動作,每一下都直根沒入,讓後者被搞得香汗淋漓、呼天喊地。

    「啊……好舒服……太深了……啊……好人……你真是……太勇猛了……我……我要溶化了……你們幽冥……與我們劍派結盟……到便宜了咱們……哼……啊」小紅口中淫聲不絕,身體也不閑著,柳腰似蛇,豐臀如浪,或左右搖擺,或上下迎送,穴口抽縮,極力迎。

    「哼……啊……好人……你還沒來嗎?……我快不行了……」

    刀疤臉背脊一陣酥麻,舒暢感像電流一般由下體直傳腦部,喉間發出如野獸般的低吼。

    「哼……啊啊……我來了……」

    小紅被下體傳來的滾燙快感惹得放聲高叫:「啊……啊……啊……我也來了!美死了!」

    兩人互相摟抱,同時達到頂點的高潮。

    「哼!老孫到是好命才叁天就跟小紅勾搭上了。害得咱們兄受苦。」

    「嗨!陳兄小紅算什幺到是你們總護法沅如綿才真是美呢!」

    「李兄你小心點腦袋。」

    「怕什幺,今天它們還沒來。」

    「哈哈!我也喜歡你們的右使郭霓裳。要是讓我們兄……」

    「哈!哈!哈!哈!」兩人不禁會聲大笑。

    只見一道白光盤旋一陣飛了去。地上留下了兩具實體。

    北冥世家莊內密室裏。

    「浩天施有什幺意見?」一清道長道。

    「龍教號稱神機先生想到什幺方法呢?」

    「浩天兄,小這計劃需要浩天兄支持才行。」

    ……「爲了武林浩天兄就不必遲疑了」「哈哈哈!龍教這驅狼趕虎之記,老叫化子佩服。」

    「南宮家林霜被俘。」

    一名青衣男子騎馬從北冥世家莊內走出來。向苗疆急弛而去。

    苗疆雲門山莊。

    「公子小婢不行了啊……好舒服……太深了……啊……好人……你真是……太勇猛了……我……我要溶化了……

    冷雪娟突然間尖叫一聲,全身隨即僵硬,強烈高潮的襲擊而來,全身顫抖不已,充滿快感余韻不斷的持續。

    抗天立刻拔出肉棒從梅豔雪背後插入。抗天手捧著梅豔雪的玉臀加快沖刺的動作,每一下都直根沒入,白髮隨著抽插而劇烈抖動。

    梅豔雪漸漸地扭動柳腰,擺動玉臀、迎送、閃、翻騰、扭擺,配抗天的動作,迎湊送。

    梅豔雪使出渾身解數,陰戶加緊了運動,一吸一吮,吞進吐出,抗天的龜頭感到像是被牙齒咬著似的。

    接著,梅豔雪的整個陰壁都活動了,一緊一鬆的自然收縮著,抗天渾身麻稣稣的,似萬蟻鑽動,熱血沸騰,如升雲端,飄飄欲仙。

    梅豔雪被一波波愉悅的快感沖擊著,開始忘情地宛轉嬌吟。抗天把速度增至極限,持續的動作著啊!

    「啊!!啊!!公子!!小婢不行了!!停停吧!!饒了小婢吧!!你要幹死小婢了!!」梅豔雪渾身一陣顫抖。

    「宗!南宮雷……」一名白衣少女沖了進來。

    「啊!」白衣少女臉色通紅的驚呼,只見冷雪娟、梅豔雪皆是香汗淋漓紅霞未褪,黑白相間的胯間淫露淋漓,嬌慵倦懶。抗天正跨坐在玉淩波的嬌軀上。

    「哼!婉兒!不敲門就進來,該當何罪?」

    婉兒看著抗天赤裸裸地挺這著肉棒走過來,想跑卻渾身無力。

    「公子!不要!……」婉兒在抗天懷裏急得小腿亂蹬。

    「你剛剛說什幺?」

    「啊!宗!南宮雷有要事求見」婉兒這才想起自己的任務。

    大殿,「南宮雷見過宗!」南宮雷抱拳道。

    「好說!何事勞你大駕?」抗天冷哼道。

    ……

    「什幺?」抗天站起來驚問道。

    隨即又頹然坐下道:「我已立誓,請吧!」

    「哈!哈!哈!在下不會讓宗違背誓言的。」說畢從包袱裏拿出一件東西來。

    ')


正文 第七章 、往事



    ('  寂靜的山野,大風呼呼地刮著,發出陣陣的尖嘯,生像是從山峰狹谷間擠進來的一般。在這荒涼的山野上,黑暗像魔鬼的大袍一般,嚴密地罩著大地,大地便在籠罩下熟睡著。

    這時,不遠處,有一男一女兩個人默默地靜立著,在黑暗中顯得那幺渺小,淡淡的月光輕麗下來,那兩個人立在大風下,衣袍飛舞,卻是如同癡了一般,一動也不動。

    左面那個女人人緩緩舉起手來,攏了攏鬓角,低聲道:「天翔,我等這一天等了十年。」

    右面的人仰天長歎道:「素鈴,素鈴,你叫爲我如何啊。」一清道長望著漆黑的天空,喃喃道:「是啊,這事也該了結了了……」

    當一清道長還是聶天翔的時候,那是二十年前的日子了。江南的聶家公子,風流倜傥的雅名,像春風一般傳遍了大江之南。聶天翔與田素鈴自幼青梅竹馬。

    ……

    田素鈴開始慢慢地脫下身上衣物,當她緩緩彎下腰脫去身上最後的遮蔽時,田素鈴完美無暇地讓人感歎的雪白嬌軀,赤裸裸的呈現在聶天翔眼前。田素鈴仔細地看著聶天翔的反應,臉上露出滿意的微笑。

    田素鈴嫣然一笑,輕輕地到床上,開始幫聶天翔脫衣服,叁兩下聶天翔就光溜溜了。

    兩人面對面坐著,田素鈴第一次看到男性的那話兒,不禁心裏有點緊張「怎幺會這幺!!」好奇地伸出纖纖玉手,輕輕的碰了一下。

    聶天翔觸電似的一抖,田素鈴看到聶天翔一副舒服的樣子,大膽的握住了聶天翔的似鐵肉棒,輕輕的搓動著。

    聶天翔看著田素鈴羞紅的俏臉,頭一伸,四片唇緊密接。

    聶天翔輕輕推倒田素鈴,雙手一邊一個,輕柔的揉捏著田素鈴挺拔的雙峰,順著乳房的弧度,由下往上托起了雪白玉峰,因爲聶天翔的刺激,淡紅色的乳尖漸漸硬了起來。

    下身傳來陣陣快感,聶天翔忘情的猛然用力,田素鈴悶聲一哼,痛苦和舒服各半。

    聶天翔轉移陣地,離開田素鈴櫻唇,吻上右邊乳峰,右手滑到田素鈴的黑色叁角洲,輕輕一探洞口,花朵早已含苞待放,濕濕淋淋。

    田素鈴一把抓住他的手,眉目間滿含春情,領著聶天翔趴在她身上,用手引導肉棒對準目標,道:「翔,要輕一點喔!!」

    聶天翔兩手撐著床稍微挺腰,尖端已經進入洞口,看著田素鈴閉上眼微微皺眉,停了一下,等到她眉頭一舒才再繼續深入。

    慢慢地,聶天翔已經進入了一半,從小腹傳來一股沖動,腰桿一挺整支沒入洞穴中,田素鈴痛得悶哼一聲。

    聶天翔聽到這完全是痛苦的哼聲,停下了動作,田素鈴咬牙切齒苦苦忍受著撕裂般的疼痛,看到田素鈴痛苦的樣子,聶天翔不敢再動。

    等了一下子,田素鈴感覺痛楚不再像剛才那幺強烈,輕聲道:「翔,現在你可以試著動一動!!」

    聶天翔用最緩慢的速度慢慢退了出來,再用同樣緩慢的速度慢慢插入,不斷反覆。

    田素鈴感覺私處傳來陣陣快感,越來越強烈,些微的痛楚早已忘卻,牙齒緊咬著下唇,忍耐著不發出聲音。

    聶天翔抽送的速度逐漸加快,每一次都深深的刺激著田素鈴處女之地田素鈴被一波波愉悅的快感沖擊著,開始忘情地宛轉嬌吟。聶天翔把速度增至極限,持續的動作著,田素鈴一陣哆嗦,嘴裏含糊的叫著,雙手緊抱著聶天翔,達到了高潮。

    聶天翔感覺洞穴內壁一陣蠕動,一股前所未有的沖動從小腹升起,一陣痙攣,忍不住射出了白稠的精液……

    然而世上的事卻令人不可預料,一場飛來橫禍,當時的幽冥教教桑天林把田素鈴強行掠去。聶天翔悲憤之下上了武當。

    從此,聶家公子已經變成了一清道長……

    一個月後,田素鈴忽然嫁給了武林的一代高手幽冥教教桑天林,這消息曾轟動了武林。一清道長表面上一點也不爲這消息所動,只是在他心深處,有如刀割般的難過,表面上沒有人看出什幺,只是一清道長的武功在暗中以駭人的速度在突飛猛進著。

    那是成婚後的第二年一清道長氣勢洶洶地沖上了幽冥教。桑天林一言不說,刷的一聲拔出了長劍。

    于是在幽冥教,一清道長與桑天林展開第一次的決鬥。

    到了叁招外,「當……」一聲清脆之聲發出,一清道長手中的長劍掉落在地上……

    第叁次,那也是一個美麗的黃昏,又是「當……」一聲清脆之聲發出,田素鈴跪在地上緊緊的抱著桑天林。

    「當年你父親殺了我的父親天林救了我。」田素鈴悲聲道。

    一清道長看著田素鈴那大腹便便的身影,終于意識到自己幹了一件多幺蠢的事情。

    ……

    兩天後,武林中傳來一清道長消滅了武林魔頭桑天林的消息,只有一清道長知道自己也是一個失敗者。

    一切彷彿就向昨天。東方的天際已經發亮,涼風如水,田素鈴默默地望著倒在地上的一清道長,「天翔」一聲輕呼。田素鈴俏臉上慢慢地滴下了淚水。

    「武當掌門自殺」消息傳變武林,人們猜測著,沒有人知道事情的經過。

    荒野中,崑侖掌門溫靜月與五台掌門師妹天雲子向著苗疆走著,她們心中想要找帥抗天,叁十多年的歲月造,她們有自己的處世方法,北冥會後,她們不恥于其它人卑鄙的想法,她們要用自己的方法來拯救武林。

    眼前丘陵起伏,溫靜月與天雲子來到一座小山林前,這時正當日高天熱,溫靜月與天雲子雖然內力深厚,也甚感炎悶,于是找了個樹林蔭深處憩息一番。

    運氣兩周,氣息平靜,涼爽自生,加上林蔭深處,清風徐來,不由長長地籲了一口氣。

    靜坐了一會兒,心中思潮起伏,卻始終平靜不下,好一會兒站起身來,準備繼續上路。

    這時林外突然傳來一陣足步聲,溫靜月與天雲子是輕功大行家,一聽那足步聲,只覺步履落地輕滑飄忽,分明是輕功頗有根底的人。

    足步聲忽然一停,似乎林外那人在停身思什幺。過了一刻,那足步聲又起,漸漸向林中溫靜月與天雲子藏身之處行來。

    ……

    「商清寒虧你還是華山掌門,龍嘯然,排教竟然出了你這樣的無恥之人。」

    「哈哈哈,你看看你們後面。」龍嘯然狂笑道。

    「師兄?你竟然也來了。」天雲子慘然道。

    「龍施,明性大師他們隨後就到。」天惠子說完兩手向商清寒與龍嘯然揮去。

    「光明拳!」商清寒與龍嘯然慌忙地閃躲著。

    「快走!」天惠子拚命阻擋道。

    樹枝撥散之聲微起,兩條人影踉跄的奔了出來。

    ……

    只見一株用精鐵鑄就的花樹擺在帥抗天面前。

    「南宮兄稍等片刻!抗天有事處理。」帥抗天聽到侍女在耳邊低語後道。

    「宗!南宮雷有事先告辭了。」南宮雷抱拳道。

    雲門山莊側院。

    帥抗天與一個侍女匆匆地走著。

    「她們現在怎幺樣?」帥抗天急問道。

    「宗,謝長老說她們中的是絕陽掌」「什幺?」帥抗天身形一頓心中快速地想著。

    「絕陽掌,純陽真火的旁支中者身體陽氣混亂,到第十個子時便無藥可救。救者必須一自身純陽度入傷者體內。助其體內陰陽調和。此功出自排教。」

    客房中,只見謝蘭香焦急地等待著。

    床上並排地躺著一個中年女尼與一個中年俠女。嬌美的臉上散發著成熟的豔光。

    「天兒,快給她們治療吧!」謝蘭香說完叫著侍女匆匆地走了出去。

    帥抗天全身赤裸的躍坐地面天雲子跨坐他雙腿胯上,屋內紫氣一時大盛。

    ')

    --


正文 第八章 、恩怨


    ('  「溫靜月與天雲子謝過宗救命之恩。」天雲子悲聲道。

    帥抗天眉頭微皺地聽完天雲子講述事情的經過。慌忙道:「天雲大師恩情容後再報。」

    只見天雲子滿面通紅地盯著帥抗天那肌肉健壯結實的裸體,一時悲憤,不由滴下淚來。

    只聽到急促呼吸的聲音。天雲子想到自己自幼避身佛門,現在卻赤身和男人裸抱著,不禁羞紅著臉,輕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剛才和他捨死忘生的肉搏,他以那美妙堅硬,直搗心靈深處,把她領入從未到處的妙境,打開人生奧秘,又不由心裏樂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撫著他健壯的胸肌,愛不釋手撫摸。

    原來肉棒挺直堅硬,還插入末拔出來,現被淫液及溫暖的穴兒滋潤著更加粗壯長大,把陰戶內塞得滿滿的,大龜頭頂緊子宮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氣呼喘喘的道:「天,你這寶寶使我又愛又怕,險險我又出了。」

    抗天沈思中,靜睜享受安甯中的樂趣,爲其淫浪之聲所撓,張目凝硯,嬌媚麗容,手摸高隆玉乳,散花乳峰被揉著,酥癢到心裏,擺首挺胸,輕扭細腰,豐肥的玉臀輕慢擺動,不時的前後上下磨擦,專找穴內癢處摩擦迎。

    抗天也把腰提起,挺動抽插,肉棒配著她的磨動迎,只樂得她,喜喜的浪叫:「呵!天……樂……樂死我啦!……」

    兩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團,因得更加痛快淋漓,伊伊唔呀呀的,淫聲出,浪態萬千,那大龜頭插進抽出,帶著騷水淫精,越肉越多,流得滿腹滿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抽插更加快速,舒暢快樂,如瘋如狂,勇猛大力玩樂,挺擡旋轉如飛,吞吐抽插不停。

    抗天抱緊嬌身,壓得緊密,繼猛抽狠插數下,肉棒緊頂著陰核四周,子宮口和陰穴底處,在最嫩最敏感的軟肉上,輕輕揉轉。

    天雲子閉著雙眼,品嚐者這刻骨難忘的美味,美得她讚口不絕,口哀浪哼著,頭在左右搖擺,身隨其動搖動,粗壯的肉棒,轉動得地無法不擺動,她實在禁不住,這內媚之功,心底內的扭癢,樂得忍不住的,泊泊又出了,急得浪叫:「好……嗯……唔……你饒饒我吧……我不能再玩了……唔……唔……親親啊……饒饒浪穴吧……可憐浪穴……啊……不……不能再揉了,唔……唔……哼……嗯……我服了你……我今後……一定奉給你……永遠聽從……呀……嗯……我受不了啦……小穴又出了……」

    恩愛纏綿的戰鬥終于停,狂歡半日,已享受了極樂,甯靜的休息。

    溫靜月受毒傷較重,醒轉遲些時,在其藥力散開,醒後全身無力,看見那天雲子騷淫浪態,如火似荼的動作。以及事後香汗淋漓紅霞未褪,黑白相間的胯間淫露淋漓,落紅片片,嬌慵倦懶的模樣只覺渾身酸痛軟弱,內心如火,陰穴奇癢。

    驚、奇、怕、羞、想自己身爲掌門人平時生活嚴肅。哪看過這等事情,那歡暢之情,激之心動,慾念漸升,那粗曠猛野,近于瘋狂的行動,讓人喜懼交加,無所適從,那春心早關不住,週身異常難受,嬌面通紅,春情動蕩。

    抗天放下天雲子,轉向溫靜月,深深一吻,望著那羞紅的麗容。

    溫靜月才張目的看,見其移近,急閉緊秀目,嬌羞靜到不動,被其熱烈的愛撫,異樣情趣,震動心弛,心跳加劇,週身似火,香舌不覺伸入其口,任其吸吻,只手環抱,嬌身微擺,驚心、迷茫、陶醉,享受渴望的愛情,品名蕩魂的異味,承受異性給予的快感。

    熱烈纏綿,直至透不過氣來,才稍微離開,凝視著,又一陣猛烈的吻,然後細細的溫存,互相愛撫對方,細其味。

    抗天吻著,赤體裸露,年近叁十,週身膚白潔嫩,柔軟微彈,身上潔白光潤,玉乳上翹,小腹圓滑,陰毛多密,玉腿修長,曲線畢露,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

    溫靜月這時早已淫慾迷濛,赤身相依,癢不可忍,自動張腿夾其腰,于其陰承迎巨陽,只手緊抱健背,櫻唇送給他吻著,心裏著魔似的荒亂空虛,被其挑逗將無法忍受,極需異性來調和。

    抗天挺著肉棒,朝肉洞中插入,把粗壯的龜頭,抵看洞口往裏插進。

    溫靜月兩眉微扭,貼在一起,咬著牙,眼睛張不定的轉動,口中呻吟的輕輕的叫:「啊…………痛,哎呀,好……漲呀!」抗天一狠心,將整個的身體,壓上去,肉棒猛插,又插進一半。

    「好……好……了……太大……了……不能再……進來……我實在受……不了……啊……唔……」

    抗天挺著肉棒被小穴挾得又舒服,又漲痛,也知她痛,處女都要經遇這一關,所以不理其呼叫,繼續往裏送。

    「不……行……你的……大家夥……搗散了……我的……小穴……唔……唔……漲裂……啊……」

    抗天緊壓住她,抱得緊緊,口吻其唇,不讓其移動,下部不停的插抽慢送著。抽插得小穴不停的動。溫靜月的嘴被吻得緊不透風,含吻香唇,下面被壓,爲其控制,任其抽插,喉間只能嗯,嗯的哼著,她狠命用手抵住他。

    肉棒插在穴中,像波浪似的一起一伏,先輕抽慢插,漸漸變爲重力的起伏,速度加快。

    這時已能承應巨物,發生快感,各盡其能,以適應著,追歡樂,抗天從正姿式,眼視著嬌軀,手握揉著玉乳,極盡挑逗之能,引她入快樂的顫峰,歡樂的妙境。勇猛、熱烈、瘋狂、大力的抽送。

    溫靜月嬌媚的笑,快活浪哼。

    「呀……好……美……快活……極……嗯……大力……啊……嗯……嗯……大力……吧……搗……啊……」

    昏迷,浪流,甦醒,又昏迷,又暢流,翻覆轉動,終享快樂的頂峰,那股溫熱的精液,射入穴心深處,熱得魂飛魄散。舒服眉開眼笑,無力的動,閉目靜享其情,想其樂。

    抗天也舒暢的射精,伏其豐滿嬌身,休息著。

    天雲子體力稍複,見事完畢,移近他倆,用衣服擦去汗水,親熱的偎依,手愛撫著抗天健壯的身體,靜靜享受甯靜。

    抗天肉棒抵住其穴,手握玉乳,另只手反抱天雲子的細腰,溫情呵吻其嬌容,及鮮紅的嘴唇,吸吻著香舌,緊密的依靠,擺動一起,溫情熱愛。

    男歡女樂,恩愛有加,叁人享受甜密無窮樂趣……

    抗天推開房門,只見兩名素衣侍女斜斜的靠在牆邊,星眸微閉,雙夾嫣紅。下體黃迹微幹。

    「宗……宗……」兩名素衣侍女猛的一見抗天只覺羞愧難忍,慌聲道。

    「呵呵!小妮子春心動了。」抗天一邊手撫玉乳一邊道。

    「宗……宗……啊!」兩名素衣侍女癡迷的望著抗天的背影。

    雲門後院的一個小屋內。抗天坐在那裏。

    雲床上盤坐一個雍容華貴的女尼。只見女尼緩緩的睜開鳳目,看著抗天道:「雲峰!啊!宗恕貧尼未曾遠迎。」

    「多像當年的雲峰啊!」女尼暗道。

    抗天看著這個與父親曾經相戀,卻又害死自己父親的人,心中激動萬分。半晌道:「趙逸飛已經死了!」

    女尼聞言陷入往事中,緩緩道:「當年我與你母謝蘭香爲情同手足的姐妹。與我一起行道江湖。我被譽爲『武林狀元』又被擁立爲『武林盟』。我們自失去父母,全靠我照顧才有今天。無意中遇見你父親趙逸飛。你父親疾惡如仇,遂一起行道江湖刬除邪惡。趙逸飛癡戀你母親,你母親卻一直躲避。我也暗暗愛著你的母親,卻自比不如而退出。而我也愛著你的父親。」

    抗天靜靜的聽著女尼講述往事。兩人沈浸在往事中卻沒發覺一道身影隱在屋外。

    ')

  
正文 第九章 、一笑

   


    ')

    A级毛片18免费现看